新闻中心 NEWS

  • 公司新闻Company News
  • 行业新闻Industry News

沈南鹏:资本应踊跃关注黑科技跟基础科学 承担

  沈南鹏:资本应积极关注黑科技跟基础科学,勇于承担风险

  “资本助力科技创新,应该是雪中送炭,而非不断改进。”

  “资本要有勇气投资将来,敢于承当危险,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。”

  11月8日,在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《金融资本与互联网技能创新》论坛上,中国创客导师、红杉资本中国基金首创及实行合伙人沈南鹏金句频出。

  就在大家都说全体投资界真的感想到了寒冬的时候,事实上一些头部机构还在非常积极地出手。在这其中,天使投资诚然投资范畴较小,但对企业的初创期的发展确实起到了关键性的助推作用。

  在沈南鹏看来,天使投资在创业立异发展当中是无比重要的一环,需要集全社会之力打造一个天使投资人的生态体系,体制性地提供策略资源。

  他坚信天使投资应该更加积极关注黑科技以及基础科学的研讨,向硅谷学习,敢于投资原创性推翻性的科技创新。即便多年当前名目失败,也要敢勇敢投资未来。为此,红杉中国专门成破了种子基金,以期赋能更多的初创团队。

  此外,他以红杉在香港用资本搭桥连接产学研模式的胜利为例,以为只有获得政府的支持,资本才华更好地扮演撬动科技产业化的角色,而之前对创业企业的税收优惠政策以及近期科创板的推出,都算是一个良好的信号。

  以下是沈南鹏在论坛上的发言,经寻找中国创客整理:

  资本助力科技翻新,我认为主要的价值任务应该是雪中送炭,而非精益求精。这就象征着金融资本应当更加踊跃地,在创业团队发展的初期,为这些中国年轻的创业者供应支持,多做“种树”的事业。

  在双创的背景下,我们国家2017年早期投资总额比2016年上涨了20.4%。今年数字还不出来,然而早期投资的数量占整体数目不到20%,况且早期投资每一单的投资金额比后期投资环节要少良多,这意味着早期的整体投资范围切实是小而又小。

  所以,创业基金应该更多地为企业早期的发展带来援助,成就感也最大。我今天刚在另外一个论坛上宣布,红杉资本中国基金会跟真格基金联合动员鸵鸟会,围绕三个关键词为早期创业者提供帮助:高端创业者培训、免费、公益,有些货色通过基金的方法进行市场化,有些则当成公益来做。

  与十多少年前不同的是,今天大家对天使投资人这个词一点都不陌生,但是如何打造一个天使投资人的生态体系,系统性地提供策略资源却仍然需要发力。

  天使投资在创业创新发展当中是无比重要的一环,我们也看到政府有一些异样令人激励的政策,2018年5月份出台了对创业企业投资种子期、初创期的税收优惠政策,很大程度上促进了全部天使投资生态环境的发展。

  搭建这个生态系统,不仅须要资金,更重要的是提供服务,包含我刚说的给创业者供给高端培训这样一些服务,这将是我们今后十分重要的责任跟工作重点。 所以我们今年也单独成破了红杉中国种子基金,渴望赋能更多的初创团队,一路伴随他们成长。

  另外,我觉得资本应该踊跃关注黑科技以及基础科学的研究,敢于承担危险,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,并在科技转换翻新应用中表演义不容辞的推动角色。切实咱们看硅谷的发展,就比较青眼于原创性颠覆性的科技创新,即使多年当前有的科技成果成功了,有的失败了,然而当年的投资用一个词来讲就是英勇,要有更大的勇气投资未来。

  在科技转换上面,资本跟迷信院校应该有更大更深度的合作。咱们当初科研转化的成果率是10%,美国是80%,这个里面存在多方面起因,但也象征着还有很大的可发展空间。很多好的科研成果被淹没在实验室里面,资本应该在这个方面做更充分的发掘,想出一套合乎中国特色,把科研院校的科技结果嫁接给社会资源的机制。

  举个例子,大家都知道香港在创新创业上以前并不是一个特别出彩的城市,但是香港在科研基本上面,尤其在人工智能、生命科学方面是有优势的。从前三年间,红杉和一些超级教养配合,搭建了一个科技创业平台,一端连接香港的精良传授,既有学术才干又有贸易头脑,另外一端连接商业企业资本,通过这样的桥梁,加上我们的教训,去挖掘香港有一定科技门槛的成果,并转化给企业和市场。

  如此一来,香港的科创生态正在被我们以及很多这样的生态体系的建设者激活,资本的流向开始分流到创业企业中去。以前香港多是家族企业,从前三年发生了很大的改变,尤其当初有一个大湾区的打算,可能看到像大疆、货拉拉等多个企业成长为了今天的独角兽。

  香港有六大科研院校,内地实在还有更多的科技成果,如果用资本搭桥衔接产学研,也会失掉比拟好的政府支撑,包括给教学有更多的时间,在常识产权的划分上也会有一个比较清楚的准则,这样资本可能更好地表演撬动科技工业化的角色。

  最近科创板的推出,是科技企业得到资本支持的一个重要举措,我信赖资本推进科技发展的春天即将开端。

  整理 新京报记者 苏琦 校正 赵琳